设置

关灯

番外·石榴汁

    夏瑶跑回宿舍的时候脸都还是红的,人也一声不吭,偏偏熊佳还在那没眼力见地问夏瑶怎么了,是不是发烧了。
    夏瑶把手里的牛皮纸袋放到桌上,摇头道:“可能是上楼跑太快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刚刚还去买东西啦?”熊佳看了一眼那个袋子,夏瑶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看周野给她买了什么水果,刚才拎着感觉还挺沉的。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买什么,是男朋友给的。”她拿过纸袋,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碗剥好的石榴,还有一瓶石榴汁。
    “我去。”看到这个熊佳都不由得感叹起来:“他长这么帅还对你这么好?”
    夏瑶自己也有点意外,没想到周野居然会在宿舍里给她剥石榴。
    袁洁婷明天要回家,正在往行李箱里扔脏衣服,看到这个后直接跟她说道:“给你送点剥好的水果算什么,水果店里花钱不也能买果切?我跟你说,男人,你可以图他长得帅,可以图他兜里有钱,就是不能图他对你好,诡计多端的穷男人套路多着呢,我以前被骗的可惨,所以现在我只谈有钱的。”
    夏瑶只是笑,看着她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    袁洁婷没再说话,又弯下腰继续往箱子里扔衣服,一旁的李蓓像是想出去,夏瑶连忙叫了她一声,把刚才周野说可以大家一起去玩的话又复述了一遍。
    袁洁婷明天要回家肯定没法去,熊佳当即表明加她一个,而李蓓只是神色微妙地点了点头,然后就直接开门出去了。
    -
    话剧下午两点才开始,周六这天,夏瑶早起后又去了图书馆,闷头翻书学了叁小时,熊佳见到李蓓在化妆,发信息叫她回去收拾,她只能放下那些仍有些理解困难的书,拎着袋子又回去了。
    熊佳手很巧,照着教程给夏瑶编了头发,还非要拉着给她化了个妆,夏瑶眼睛被刘海扎得痒,想要去揉眼睛的时候,手差点没被她给拎到头顶去。
    “不能碰,绝对不能碰,瑶瑶啊,今晚不然就跟我一起睡吧,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直,这完全怪你。”
    夏瑶听到这话有点愣怔住了,熊佳看她一脸当真了的表情,不再说些虎狼之词吓她,连忙解释起来:“不是,就是觉得你长得好美,我夸张形容一下。”
    李蓓也坐在镜子前精心打扮了一上午,妆容看着很淡,但长相又精致婉约,提升了一个等级。
    她只是瞥了夏瑶一眼就收回视线,甚至都没有细看。
    看到手机上面周野发来的信息后,夏瑶起身说道:“他开车过来了,可以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熊佳看她就这样空着手出门,忙问了一句,“瑶瑶你要不要拎个包?”
    夏瑶平时在学校都是背书包,拎帆布提袋,她感觉自己今天也没带很多东西,于是就摇了摇头:“不用,我只拿了手机,裙子有个口袋能装。”
    “背个包吧,今天难得打扮一下,我上次好像看见你有个挺漂亮的包,颜色粉粉的那个。”
    她说着在夏瑶的衣柜里翻了翻,扒出了那个被帆布袋压在最下面的包:“就这个。”
    李蓓看了一眼,眼神都变了,她又重新打量了夏瑶一遍,问道:“这个是谁给你买的啊?”
    “我妈妈的好朋友送给我的。”
    李蓓听后眼神有点意味不明,又追问道:“那你家应该也挺有钱吧,这包不是birkin吗?”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家没很多钱,我也不知道这个叫什么,是开学那天杂物太多了,书包装不下所以才带过来的。”
    夏瑶不知道birkin,熊佳也不知道,但熊佳懒得再应付李蓓,挽住夏瑶就直接走了,出门前还看了李蓓一眼。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没事在这跟个包较什么劲,再慢要晚了。”
    李蓓回头看了眼夏瑶拿的包,眼神有些烦闷,她看了眼自己手里几千块的轻奢,想放回去,可裙子太薄上面又没有口袋。
    最后还是拿了出去。
    周野的叁个室友今天全来了,原本他们还都围在车边讨论今天的话剧内容,这会儿见她们过来,一个个都站直了。
    这些人平时在宿舍都极尽所能地调侃周野,刚认识的时候怀疑周野是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,后来军训结束又说他恋爱脑,干嘛隔叁差五就忍不住跑去找女朋友?你长成这样了她甚至一次都没来找过你。
    周野每次都对他们的劝告很不耐烦,说他们母胎单身的人懂什么,以后有女朋友了就知道了,可那几人还是对此十分不屑,平时私底下都爱拿这事说笑,结果今天两边正式见了面,大家一下子都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    周野那几个室友在抓耳挠腮加转身看风景,看见太好看的美女有点不好意思直视,而夏瑶是社恐犯了,不知道怎么跟人打招呼,双眼黏在地上找着地缝,想去遁地。
    “讲究人啊这都是,还全从车上跑下来接,是不是知道今天美女多?”熊佳比较外向,不管在哪都能开口说话,路过条狗她都能把狗给拖过来唠上几句。
    周野看了熊佳一眼,浅打了个招呼,直接过来接夏瑶,他正想要牵夏瑶,手里却突然被她给塞上了一个她似乎拎不太习惯的……包。
    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她,却突然发现她今天变得更精致好看了,某个开关好像被打开,心跳顿时就加了速。
    夏瑶拉住了他的衣角,又找到了她最习惯去的避难的地方,看着像是跟在他旁边,其实是方便她能随时抱上他的腰,小孩怕挨打的时候就总爱这样跟在奶奶旁边。
    周野的喉结不自然地动了动,再看向自己那帮室友的时候,脸色都差了很多。
    不知道这些人哪来的那么大面子,能让她专门化个妆。
    “先上车吧,怕路上堵,所以早点过去。”他给夏瑶开了副驾驶的门,还没来得及上车,有个男生就过来跟周野打了声招呼,还跟夏瑶也打了个招呼。
    “嫂子好,嫂子你真好看。”说着又看向了她旁边的人,“周野我先走了。”
    夏瑶的被动社交技能被触发,开口问了他一句:“你不去吗?”
    “我去,我搭地铁去。”
    没等夏瑶说话,周野就在旁边接话道:“不用管他,他更爱坐地铁。”
    “怎么说话呢少爷,我当然更爱迈巴赫,关键是你这车只有六个座容不下我,你家难道就没有辆七人座的车吗?”
    周野微张着嘴,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车库里好像还有辆加长林肯,九人座,但我驾照等级不够。”
    那个室友睁着死鱼眼看着他,摇了摇头:“不是,问你家里有没有七座车,你甚至还要停下来思考一下?你家到底多少车?”
    “你打听这个干嘛?坐地铁去。”
    周野一脸冷漠地无视了他,让夏瑶上了副驾驶,还把她的安全带给扣上了。
    把她的包收起来后,周野也坐上驾驶座关了车门,夏瑶一头雾水地看着窗外后视镜里的男生,转头小声问周野:“为什么是他不上车?”
    “他命不好。”周野边低头看仪表盘边说道:“别管他,你什么时候单独化妆给我看?”
    夏瑶没想到他会把两个完全不想干的话题放在一起说,很老实地回答了:“我不会化妆,熊佳帮我弄的,她还帮我编了头发,好看吗?”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她头发上的辫子,压低声音说道:“好看,下次我也学着给你编头发。”
    她没忍住笑了出声,对他耳语道:“我爸爸都没有帮我编过头发。”
    周野收回手之前捏了一下她的脸,开始倒车上路,等红绿灯时,夏瑶转头看着他轮廓线条清晰分明的侧脸,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。
    去奶奶家里后,她的长头发就没有人再每天都帮她梳了,小孩子的发质太软了,不梳就总是打结,洗完也不好弄干,还得控制温度给她吹,没过多久她一直都留着的长头发就被剪掉了。
    夏瑶当时已经记事了,理发店阿姨边给她剪头发边让她别哭,奶奶在旁边说全剪掉,后面脖子那里再给她推一下。
    小学的时候她留了很久的男生短发,只穿一些很耐脏的衣服和裤子,当时最羡慕一个每天都扎着后双马尾穿裙子的女孩,觉得她很好看。
    尽管奶奶后来看她长大了,也答应给她留头发了,但夏瑶心里却总有种那不是自己可以拥有的东西的感觉,永远都是打扮的越路人越有安全感,被人盯着看的话还会浑身不自在,想让自己消失在他人的视线下或者干脆躲起来。
    已经过去很久了,她一直没有再想过这件事情,可是当周野刚才说要学着帮她编头发的时候,她心底的某处却还是像被轻轻触动了。
    虽然才刚拿到驾照不久,但周野的车却开得很稳,从上车起就一直憋着不说话的男室友终于憋不住了,找前排的女生搭起了话。
    熊佳什么话题都能接,和他们聊得非常好,反而是李蓓比较端着,没那么多话说,最后直接睡了,下车的时候熊佳叫了叁声都没能叫醒她,看起来像是真的睡得很熟。
    在剧院大厅等了十来分钟,坐地铁的那个才过来,因为他们都是后加入的,所以票买的比较分散,周野没想给别人当爹,分了票就牵着夏瑶进去了,由着他们自己决定怎么坐。
    熊佳随便拿了张票,坐在一个刚才在车上就挺聊得来的男生旁边,而李蓓没看到周野的座位号,眼下拿哪张都没差了。
    她抿了抿嘴,想到驾驶座上的那个人一路上和女朋友说话的样子,心里又酸又嫉妒,不明白凭什么副驾驶上的那个人不能是她。